“我还从未见过实力如此可怕的人,按照他自己所说,如果不是巫飞尘的身体没办法承受他的真元的话,连‘通玄’强者都能秒杀,由此可见,他的实力最少也到了‘无我’境界,而且眼神还充满了极度的邪恶,要是让他跑出去恢复了全盛实力,必定会在外面掀起腥风血雨,而且满月宗会首当其冲!

甚至他还可以夺取别人的身体不断重生,不断的变换身份,甚至借此永生不死,这样可怕的人,必须趁着他身受重伤,且水晶棺可以完全克制他的时候将他彻底杀死在这里。

至于水晶棺里面的绿色雾气,留在画中世界里也是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,而且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,这些雾气又要如何处理?”

陈飞宇扭头向棺材里的绿色雾气看去,微微沉吟后,逐渐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“绿色雾气本身就具有磅礴的真元,如果我能将绿色雾气里面的恶意还有那个人的印记全部抹去,再将绿色雾气炼制成丹的话,岂不是能够反过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境界?”

陈飞宇的双眼明亮起来:“‘聚气炼丹’本来就是我的拿手好戏,如果将‘巫飞尘’抓起来,将他体内的绿色雾气全部吸收炼制成丹,那我就能直接提升到‘无我’境界,成为圣地最强者之一!

而且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没办法将绿色雾气炼制成丹,只要能够炼化掉上面的恶意和那个人的印记,对我来说也是好事一件。

当然,前提是必须找到‘巫飞尘’,嘿,被他打的这么狠,这次轮到我来当猎人了!”

陈飞宇神色间兴奋起来,将水晶棺重新放回“画中世界”,仗剑从石门冲了出去,但很快又停下了脚步。

只见前方有三道岔路口,根本不知道“巫飞尘”选择了哪条路口逃走。

陈飞宇微微沉吟,在三道岔路口观察了一番,只见左手边路口处有明显的血迹,而且一路向着前方延伸,显然是“巫飞尘”所流下的血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